书写黑马神话,“信天翁”还想当德国队中锋!

书写黑马神话,“信天翁”还想当德国队中锋!

克洛泽和马里奥·戈麦斯之后,有着悠久中锋传统的德国足球,遭遇了“9号”青黄不接的尴尬。放眼本赛季德甲,只有格纳布里一人进球上双,而“大厨”的最佳位置也不是正印中锋……

2021-22赛季,日耳曼赛场之外,一个名字斜刺里杀出,震惊了整个欧洲足坛。比甲29轮战罢,圣吉勒联的德国前锋代尼兹·翁达夫20次攻破对手球门,不仅并列排在射手榜首,还帮助这匹升班马以较大优势领跑积分榜,有望缔造比利时版的“凯泽斯劳滕神话”。

披荆斩棘

皇家圣吉勒联,是一家有着124年悠久历史的俱乐部,但本赛季之前,来自布鲁塞尔郊外的他们已经阔别顶级联赛48年之久。去年圣吉勒联以比乙冠军身份完成升级,主帅马祖拒绝保守,在比甲依然延续进攻风格,黄色风暴开始在比利时大地蔓延。

圣吉勒联主打352阵型,防守韧劲十足,攻守转换有声有色,锋线上的翁达夫就是最锐利的那把尖刀,他和搭档范采尔的配合也非常默契。2月5日,圣吉勒联做客2比0击败排名第2的安特卫普,翁达夫独中两元,完全主宰了这场焦点战。算上此前擒下安德莱赫特和做客打平布鲁日,圣吉勒联和翁达夫的黑马成色非但没有随着赛季深入而褪去,反而愈发犀利。

曾在不来梅接受青训的翁达夫,上赛季从德丙梅彭体育转会圣吉勒联,首季17球4助攻只是小试牛刀,本赛季则是一炮走红。随着翁达夫不断进球,德国媒体才恍然发现,西边邻国还有这样一位“墙外开花”的得分机器。

翁达夫的足球之路其实非常坎坷,甚至充满了童话般的色彩。1996年,翁达夫出生于不来梅南部小城阿希姆,“有朝一日为这个区域最大的俱乐部踢球”,是幼年翁达夫的梦想。不过在不来梅的5年青训时光,翁达夫并没有脱颖而出,虽然进球率保持得不错,但教练组认为他很难成为一名职业球员。“教练们都喜欢身材高大的前锋,我个子不够高(1米78),即便总能进球,最后还是要离开……”

被不来梅扫地出门后,翁达夫陷入了无助与彷徨,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梦想有没有可能成真,差点放弃职业足球这条道路。2012年,小球会威厄接纳了16岁的翁达夫;两年后,小伙子又辗转去到同样在德国北部的哈费尔泽和不伦瑞克二队。2018年夏天,不伦瑞克从德乙降入德丙,翁达夫原本希望趁着球队大换血得到晋升机会,结果又吃了一回闭门羹。

离开不伦瑞克后,翁达夫的新落脚点是同样位于下萨克森州的梅彭。在那里,这位命运多舛的前锋得到了久违的信任,也找到了射手应有的从容。为梅彭效力的第2个赛季,翁达夫34场德丙打进17球,另外贡献9次助攻,非常高效。当时不少德乙球队对他伸出橄榄枝,这一次,小伙子选择了出国,去比利时踢水平一般的乙级联赛。

翁达夫承认,第一次从经纪人那里听到“圣吉勒联”这个名字时,脑海中一片未知,毫无概念。但令德国前锋感到意外的是,这家比利时俱乐部已经持续关注了他很久。“圣吉勒联是最想要我的球队,他们非常主动,几乎每两天就会给我的经纪人打一个电话。职业生涯至今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价值认同。”

鹰击长空

圣吉勒联的重视,翁达夫的自身努力,再加上梅彭的配合(为了让翁达夫尽快适应环境,准许他不参加2019-20赛季最后两轮德丙),促成了一位锋线新星冉冉升起。虽然身材不高,但翁达夫有着特别强壮的身体和敢于对抗的意愿;作为一名射手,翁达夫不仅嗅觉灵敏、擅长把握机会,还具备出众的视野和团队协作能力——除了进球,他的助攻数据也很可观。苦尽甘来的成长之路,也造就了德国人不服输的精神属性。从技术特点上,翁达夫和目前在法甲摩纳哥踢球的德国国脚福兰德有一些相像。

本赛季翁达夫的出色表现,让他得到了沃尔夫斯堡、门兴格拉德巴赫等德甲球队的关注。冬窗关闭前,英超布赖顿俱乐部以600万欧元的价格签下翁达夫(合同签到2026年),并将其回租给圣吉勒联半个赛季。

圣吉勒联和布赖顿拥有同一个投资人——扑克明星托尼·布鲁姆,这个精明的英国老板当然不想让“肥水流去外人田”。

虽然出生、成长在德国,但从姓氏中,我们可以看出翁达夫不是日耳曼人——他的父母都来自土耳其。去年年底,曾带领德国U21拿到2017和2021欧青赛冠军的功勋教练昆茨,成为了土耳其国家队主帅,并马上表示想把翁达夫招致麾下。目前土耳其国家队只有36岁的布拉克·耶尔马兹和30岁的杜尔松(也是生在德国,上赛季在达姆施塔特以27球荣膺德乙金靴)两名正印中锋,若能拉来翁达夫,必会增强进攻威力。据土耳其媒体报道,昆茨曾亲赴比利时游说翁达夫,诚意十足。

眼见土耳其方面早早动手,德国媒体也按捺不住,开始号召弗利克考察翁达夫,尽量让他为德国队效力。2018世界杯和2020欧洲杯的失败,让德国足球人清楚地意识到了优秀“9号”的重要性。去年11月,弗利克首次召入狼堡前锋卢卡斯·恩梅沙(出自曼城青训,去年U21欧青赛打进4球),表现出了尝试新人的态度。如今,翁达夫已经是本赛季欧洲主流联赛进球最多的德国球员,完全有资格披上日耳曼战袍。

翁达夫想代表德国队并做到真正立足,需要面对两个障碍。第一,他的技术能力未必符合德国队的选材标准;第二,他在俱乐部主要是踢双前锋战术,而弗利克的4231单箭头基础阵型比较固定。虽然前途难料,但翁达夫早已把入选德国国家队当成自己的梦想。“我知道,这非常困难,但作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,要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。”

虽然翁达夫还没在欧洲五大联赛证明过自己,但他的足球故事已经非常励志。不久前翁达夫开玩笑地表示:“有时候,我会掐一下自己,以确定这不是在做梦……”勇敢的追梦人,配得上任何赞美。今年夏天,期待着翁达夫怀抱奖杯完成蜕变,去英超追逐更灿烂的未来。

本文作者:秦游夏

本文原载于第835期《足球周刊》

发行日期:2022.2.24

图片源自网络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